Wikia

紅十字會

關於中華民國紅十字會

討論0
89條目存在於本站

紅十字會的緣起 編輯

紅十字會是一個國際性的人道救援組織,起源於一八五九年歐洲的蘇法利諾戰爭,當時一位瑞士銀行家亨利杜南先生在旅行途中目睹戰爭的殘酷,不忍傷兵死傷遍野,無人照料,於是動員組織當地居民不分國籍提供收容與救護服務。返國後,亨利杜南先生將所見所聞所感撰寫成「蘇法利諾之回憶」,在歐洲地區獲得極大的迴響。書中並呼籲成立一個民間中立的救援組織,以便在戰事發生時可以提供傷兵人道的援助,這就是紅十字會成立的源起。
由於杜南先生的這顆「關懷之心」,成為國際上人道精神的濫觴。而杜南先生把關懷化為人道力量,並且不求回報的身體力行,這就是紅十字會百餘年來推崇的核心價值--博愛、人道與志願服務的精神。
我國紅十字會則成立於民國前八年(一九○四年),當時稱做萬國紅十字會上海支會,是由當地中外人士為協助救護日俄戰爭東北戰場受害者而組成。紅十字會成立至今,經歷了戰亂、疫病、災荒,對國家社會有極大的貢獻,也普受眾人所敬重,是我國近代史上歷史最悠久的民間組織。稟承日內瓦公約呼籲各國政府立法保障紅十字組織,我國政府也在民國四十三年由總統正式頒布「中華民國紅十字會法」成為我國唯一經立法通過成立的民間組織。

依據會法所揭櫫的博愛服務宗旨,紅十字會的任務乃輔佐政府辦理:

一、關於戰時傷兵之救護及戰俘平民之救濟。
二、關於國內外災變之救護與賑濟。
三、關於預防疾病增進健康及減免災難之服務。
四、合於第一條規定之其他事項。
在這樣的歷史發展以及法源的基礎上,紅十字會一步一腳印,不僅見證了歷史,也見證了人內心深處那顆溫暖的心。

紅十字會標誌 編輯

紅十字會的「紅十字」是一個專有標誌,依照日內瓦公約的規定,紅十字具有國際法上的效力,非戰時僅有各國紅十字會或國際委員會、國際聯合會可以使用,戰時則作為戰地醫療人員的保護標誌,任何武裝部隊均不得攻擊標誌紅十字的車輛、人員、設施,否則即為戰犯。

救援傷兵國際委員會於1875年改名為紅十字國際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the Red Cross),並向外擴張至伊斯蘭國家,但由於十字是基督教的宗教符號,伊斯蘭教徒不願意接受,1876年在奧斯曼帝國採用「紅新月」標誌,波斯帝國採用古老的獅子和太陽圖案。1929年國際紅十字會承認了這兩個符號。伊朗霍梅尼政變取得政權後,廢棄了紅獅子會的符號,和其他伊斯蘭教世界一樣採用紅新月符號。國際紅十字運動才於1986年改名為「紅十字與紅新月運動」,而紅十字會聯合會則於1991年改名為「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國際聯合會」。後來以色列要求採用紅色猶太教符號,六角的「大衛之星」,沒有被紅十字會批准,因為怕此例一開,各種團體都會要求自己的五花八門符號。2005年12月8日,國際紅十字和紅新月運動取得了第三個標誌「白底紅水晶」


紅十字會七項基本原則 編輯

 人道 Humanity
 國際紅十字運動係由於意欲為戰場傷患提供無差別待遇之協助而萌生,應依其國際及本國之功能,
 致力於預防及減輕出現在任何地方之人類苦痛。其目的在於保護生命與健康;確保對人類的尊重,
 並促進世人相互之瞭解、友誼、合作與持久的和平。


 公正 Impartiality 
 它不因國籍、種族、宗教信仰、階級或政治意見而有所歧視。它致力於解除個人之痛苦時,全係根
 據他們的需要行事,並優先考慮特別急迫的苦難個案。


 中立 Neutrality
 為求持續獲得各方的信任,紅十字運動於任何敵對情形中,不得採取支持其中一方之立場,亦不得
 在任何時候涉入具有政治、種族、宗教或意識型態本質之爭端。


 獨立 Independence 
 國際紅十字運動有其獨立性。各國家紅十字會雖為其政府人道服務方面之輔佐機構,且需遵守各該
 國之法律,惟仍應永遠保有自主性,俾得在任何時候均能遵循紅十字運動之原則行事。


 志願服務 Voluntary Service 
 國際紅十字運動乃志願救援之運動,並不企求任何利益。


 統一 Unity 
 每一國家只能有一個紅十字會。它必須對全國公開,並在全部領土內推行人道工作。


 普遍 Universality
 國際紅十字運動遍及全世界,各紅十字會地位相等,也共負彼此互助之相同責任與義務。

紅十字會的目標與展望 編輯

在紅十字會邁向一百年,繼往開來的時刻,長文和所有紅十字會的職志工們不僅要回顧過去,更要展望未來。如何讓紅十字會博愛、人道與志願服務的精神與社會脈動結合,應運而生,應運而變,扮演社會服務中流砥柱的角色,並廣納更多社會各界加入紅十字會,讓大家的紅十字會屬於大家共同努力的成果,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未來,我們將朝向以下五個大方向,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服務多元化 編輯

紅十字運動的緣起是為了救助戰場上受難的傷兵,雖然今天戰爭少了,民生富裕,生活與健康的水平提昇,但隨著知識經濟與社會的快速急遽變遷,在整個社會結構中,仍然有,甚至更多的人或家庭,需要社會大眾的支援與救助。因此,紅十字會的社會服務角色亦必須體察社會需要,在發展為全民的社會團體的同時,也將提供更為多元完整的服務面向。同時,隨著社會不斷的演變與進步,人們面臨的挑戰、困境也相應不同,新的時代,人們對苦難有新的定義,也有新的需求,因此,找出苦難人們的真正需求,幫助它、照亮它,這將是紅十字會持續不變的使命。^o^

社區深耕化 編輯

社區是一切「力量的起點」,經由社區所建立的生命共同體,有其共同的關注與需求,紅十字會近年來積極推動的急救與水上安全教育、救災備災體系、家庭健康保建與居家照顧服務、擴大志願服務工作等,都必須藉由社區的力量落實到每個家庭的參與。尤其在分眾時代,社區的觀念已經普遍形成,並成為社會向上發展的主要根源,因此,紅十字會的人力、資源和服務都必須深入社區,切實與社區的需求發展結合為一,才能使紅十字的力量向下紮根,向上提昇,這將是紅十字會一步一腳印的最佳印證。

志工專業化 編輯

志工是紅十字會的靈魂,沒有志工,就沒有紅十字會。同時,志工也是組織最寶貴的資源,因此,在技能上培養志工朝「專業領域」發展以及在理念上建立正確服務的態度和信念,都是志願服務組織責無旁貸的任務。無論是提供服務者或是被服務者,兩者都是以「人」為主體,因此,要使紅十字會的力量與功能可以發揮,對人的關懷與重視將是我們最高的指導原則。近年來,為了強化各項救災與備災的機制,紅十字會更開辦緊急災難應變管理之基礎與進階訓練、高級急救教練訓練、高級水上安全救生教練訓練、動力小艇考照訓練、中級救護員訓練(EMT II)以及以強調都市搜救的基礎搜救與進階訓練等等,培養志工更專業的知識與技能,不僅提昇志工的自信心和向心力,也提供社會大眾更確實安全的服務。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相對於「專業化」與「深化」的作為,紅十字會也相當重視「普及化」與「廣化」的重要,亦即號召更多人加入志願服務的行列,並致力於建構一個良好的「志工」養成環境,一直是我們努力的目標。尤其在號召青少年與大專青年參與志願服務工作方面,我們與其憂心青年朋友在多元且價值渙散的社會百態中迷失,不如積極引導他們加入紅十字會的行列,以實際行動體現博愛,人道與志願服務的精神,引導這些年輕的寶貴生命激發出關懷與服務的熱忱,也是我們的社會責任。

參考資料 編輯

Wikia里...

隨機wiki